予君欢喜城,长歌暖浮生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当沈云赫被推进icu的那一瞬间,苏青颜像是全身的力气都被掏空了一般的,颓然的瘫软在地上。

  安越正在接受警方的询问进行笔录,见到她这般,匆忙走过来,将她抱起放在了走廊内的椅子上,他大掌扣着她的后脑,压靠在自己的肩上。

  “他……会没事的,是不是?”苏青颜面色苍白如纸,近乎自言自语的问出这一句话,身体是抑制不住的战栗。

  “嗯,他一定会没事。”这种时候,好像除了这种带着浓重宽慰的话之外,任何其他的言语都显得多此一举。

  沈老爷子听到噩耗,整个人直接就晕了过去,沈汉生只能两头跑。

  护士匆匆在icu进进出出,血浆一袋一袋的往里面送。

  苏青颜一瞬不瞬的盯看着急救室门口的位置,一动都不动。

  期间安越去接了一个电话,回来的时候,整个人身上都染上了浓重的戾气,他是鲜少会动怒的性子,此刻却是濒临情绪爆发的边缘。

  “颜颜,我去去就回。”安越大掌抚着苏青颜的长发,低声说道。

  苏青颜眼神有些空洞的看向他,手指紧紧的攥住了他的胳膊,她什么话都没有说,就是那么看着他。

  安越见状,只能按捺住心中的呼啸的怒火,深吸一口气,扯起唇角:“不走了。”

  泪腺盈出的泪珠夹在眼睛之中,遮蔽住了视线,轻轻一眨,便有泪珠落下,她红着眼睛,说:“阿越,我害怕……”

  害怕刚才的车祸,害怕……沈云赫会因为她而死。

  那是一条人命,是她没有办法承受的生命之重。

  安越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脊背,“让护士先给你处理一下伤口,我在这里看着。”

  苏青颜摇头,她现在哪里也不想去。

  “去吧,有什么事情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。”

  在他的坚持之下,苏青颜这才跟着护士暂时离开。

  赵泽言和肖明宇知道消息的时候,沈云赫已经被推进手术室两个小时。

  讯问了护士情况之下,赵泽言握紧了手掌,在楼梯口看到了一身狼狈,刚刚包扎好伤口的苏青颜。

  “果然还是因为你!”赵泽言上前握住了她的手腕上,用了十足十的力道:“我就知道,只要是遇到你这个女人,就绝对没有好事!既然走了,你还回来干什么?!”

  “泽言,你冷静一下。”肖明宇想要拦下他。

  赵泽言一把挥开他的手:“你要还是兄弟,今天这事你就别管!”

  肖明宇皱了一下眉头,“……云赫还在手术,你这是要闹哪一出?”

  “闹哪一出,我就是让这个女人好好看看,她错过的是什么!”说着,赵泽言强行将苏青颜从医院里拉了出来,径直塞上了车。

  肖明宇不放心,紧忙开车跟了上去。

  赵泽言带她来的地方,是世豪门庭。

  佣人看到重新出现的苏青颜,都有些诧异,想要开口询问的时候,都给赵泽言一句“滚开”而止住。

  到了二楼的时候,苏青颜像是隐约的已经猜到了赵泽言的用意。

  他用脚三下五除二的踹开了房门,是那间一直紧闭,也是她曾经好奇过的房间。

  肖明宇到的时候,听到二楼“砰砰”的踹门声,就已经猜到了赵泽言的目的,他脚步顿了下之后,无声的叹了一口气,这才走上了楼。

  房门打开,苏青颜被赵泽言推了进去。

  这房间她明明从来都没有进来过,但是却给她一种浓烈的熟悉感。

  她的目光将房间里的东西一一的扫过去,靠里面的位置,是一面照片墙,墙上无论是哭是笑,是悲还是喜……都源自于同一个人。

  那个人,就是她。

  苏青颜一步步的走进去,她终是明白这股强烈的熟悉感从哪里来。

  这里面的所有东西,都曾今是属于她,或是……她曾经用过。

  那吊椅是曾经一次搬家丢弃在旧房子里的,吊椅上的玩具熊,是头上破了一个洞,她又已经过了玩玩具的年龄,再一次大扫除中丢出去的……

  中间,中间的那张粉红公主的床,是苏家破产前留在老宅的,是她从小睡到大的床……

  “……第一次见到这满墙的照片,我也才知道,云赫他……为什么不肯对你放手……”肖明宇按住了赵泽言的肩膀,示意自己来说。

  “……他该是,用了很大很大的耐心,不去接近你,却在暗中窥伺了你多年……我不知道最后是什么让他失控,选择把你留在身边,但是我想,那大概是他已经忍耐到了极点……”

  就像是暗藏汹涌的海面,平日风平浪静,一经触发,便会巨浪滔天。

  “云赫曾经很宠一个女人,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我们都以为,你是个替代品……”说到这里,想到自己曾经做过的傻事,肖明宇自嘲的笑了下,“……但是当我偶然看到这个屋子的时候,我才明白……到底谁才是替代品……”

  苏青颜闭了闭眼睛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医院中的安越等了许久没有看到苏青颜回来,有些不放心的询问了护士她的去向。

  护士顿了顿想了下:“……像是跟一个男人离开了。”

  听到护士的话,安越的神经骤然紧绷,下一秒陡然起身。

  李思凝正在看新闻,上面播报的就是新华路上发生的车祸惨状,当看到浑身是血的人是沈云赫之后,她手中的咖啡脱手掉在了地上。

  “怎么会……”

  “安总您这是怎么了?要不要帮您买一套西装过……”

  秘书看着安越一身狼狈的出现在李氏集团楞了一下之后,连忙询问道。

  但他的好意,并没有得到安越的任何回应,直接越过他。

  “砰——“

  满身戾气的安越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,在秘书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,重新将房门重重的阖上。

  李思凝闻声提起头来,还没有开口的时候,已经被安越扣住了脖子,将她从椅子上拽起,眸光赤红:“她在哪儿?!你把人弄到哪儿去了?!”

  李思凝拽着他的手臂,呼吸不畅,憋得面红,“我……我不知道,你在说什么……”

  “不知道?”安越冷嗤一声,“货车司机还活着,你能狡辩到什么时候!李思凝,教唆杀人,指使绑架,你有几条命?!”

  只要想到苏青颜极有可能被她绑架,安越强行压抑的怒火,就无法平息。

  听他提到货车司机还活着,李思凝的眼中一闪而过的慌乱,但她还在强行狡辩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保安!保安!”

  “人、在、哪、儿?!”安越压抑着声音,手下的力道加重,这一刻,他是真的存了杀念。

  倘若不是沈云赫突然冲出来,那现在躺在icu里的就是苏青颜和他。

  “救……救命……”在呼吸即将枯竭的时候,李思凝这才真的怕了。

  “安总,您这是在干什么?!”秘书听到动静,连忙进来,看到这一幕,吓得声音都在发颤。

  进门而来的几人,匆忙将两人分开。

  安越看着被扶在椅子大口呼气的李思凝,接到了医院的电话。

  他在离开前,告知了护士自己的号码,一旦苏青颜回来,第一时间通知他。

  “安越!”

  在他离开前,李思凝扶着脖颈喊出声,“……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!如果不是你背信弃义,今天的事情也不会发生!都是因为你!”

  因为他?!

  安越抬眸嗤笑:“是我让你买凶杀人?还是我指使你不择手段害人害己?!李思凝,你最好是祈祷沈云赫能死里逃生,不然……沈家多半是要你血债血偿!”

  李思凝看着他的背影,面色一白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又三个小时之后,沈云赫从icu被推了出来。

  沈老爷子、沈汉生、肖明宇、赵泽言和苏青颜安越都在场。

  “……怎么样了?我孙子怎么样了?!”沈老爷子急急发问。

  医生顿了顿:“……这个……很抱歉……”

  苏青颜向后踉跄了一下,如果不是安越及时扶住她,她差点跌倒。

  沈老爷子更是差点再次晕过去……

  所有人的脸上,都带上了浓重的沉痛,没有人能接受这样的事实。

  “你是什么医生?好端端的人怎么就死了?!你给我说清楚,是不是你医术不行?!你这个庸医,你……”

  赵泽言气势汹汹的勒住了医生的衣领,却越说越没有气力。

  “……人还有生命迹象,只是……病人脑部受到重创,丧失了一切的感官知觉……也就是我们常说的——植物人。”

  医生低声叹了一口气,像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予君欢喜城,长歌暖浮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豪门女婿只为原作者一夜盛夏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夜盛夏并收藏予君欢喜城,长歌暖浮生最新章节